allbet:同性恋=性变态?她为改教科书诉讼三年

在一审判决中,法庭以为,课本中有关同性恋的表述不属于图书编校文字差错中的知识性差错,图书所涉及的学术观点、认知性分歧不属于暨南大学出书社审查责任局限。西西方主张课本质量不合格证据不足,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执法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西西举行的非公开展览,希望以艺术方式让民众关注同性恋议题。

“意料之中。”

9月2日,状师在微信中发给西西一审判决书。身在香港的西西正在事情,看到效果,她心情镇静。

因课本中将同性恋归为“性心理障碍”,2017年7月,20岁的大学生西西将暨南大学出书社和购书平台京东商城告上法庭,被称为海内首例“恐同”课本产物质量纠纷案。在履历庭审三次延期后,案件最终于今年7月28日在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法院开庭审理。法院裁定,课本中有关同性恋的表述属于认知性分歧,西西方主张的图书质量不合格证据不足,西西败诉。

三年的诉讼,西西的身份从学生转换为NGO从业者,也负担了学校、社会等多重压力。9月11日,西西委托状师正式提交了上诉状,她要继续为去除同性恋污名化争取空间。

2017年3月新版《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关于同性恋的形貌。

三次延期的庭审

2016年5月,西西从同伙那里得知,暨南大学公选课课本《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2013版)以为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是“性爱方面的一种杂乱或性爱工具的倒错”。西西以为这样的表述带有歧视色彩,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她最先给编者、出书社发电子邮件,希望能够督促他们修改课本内容。

给编者的邮件一直没有回音,西西找到了编者的电话,一最先对方告诉她会尽快回应,但事情一直没有希望。西西又给编者打了三四次电话,对方总说自己在忙,之后西西的电话就被拉黑了。她转而找到暨南大学出书社的编辑,对方说需要和编者相同,“修改课本内容,需要征得编者赞成”。

2016年7月,西西和同伙给暨南大学出书社和编者的事情单位送了一筐鸭梨和一封300人联名的信,希望出书社能正视课本中的问题。“我由于同性恋这个身份被污名化要蒙受很大压力,我希望他们能够接过压力。”

昔时10月,一位关注“秋白同性恋课本案”的状师联系到她,询问她是否愿意通过执法程序推动“恐同”课本修改。西西犹豫了一个月。一方面,她以为出书社和编者回避相同,修改课本已无法推进,走执法途径有可能督促出书社正面回应;另一方面,她畏惧诉讼把她推到聚光灯下,学校会通知怙恃,让她“被出柜”。

发表评论
诚信在线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